当前位置:首页>滚动新闻

海外作家薛忆沩赴“世华馆”开讲 分享《深圳人》如何勇闯世界文坛(2017)

        为彰显侨校特色、促进华侨华人文献信息的开发利用,暨南大学图书馆在馆长史小军教授的倡导下成立“世界华侨华人文献馆”(简称“世华馆”),并向全球征集文献资料,半年来得到海内外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和各界的大力支持。6月22日,杰出的加拿大华人作家薛忆沩应邀再度作客暨大图书馆,以《走向世界文坛的“深圳人”》为题,生动地开启世华馆系列讲座的第一讲。薛忆沩去年凭小说集《出租车司机》的英译本《深圳人》(Shenzheners)“惊艳”西方,最近在蒙特利尔的“蓝色都市”国际文学节获颁“多元文化奖”,成为该文学节举办二十年来首位获奖的华人作家。薛忆沩通过密集的故事、独特的细节,幽默地向师生们讲述自己携《深圳人》勇闯国际文坛的历程和趣闻,进而探讨华文文学在全球化时代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。 

     讲座伊始,薛忆沩向主持活动的张敏副馆长签赠了自己一年半以来出版的8本新书。暨大图书馆拥有薛忆沩近几年出版的21部作品,他笑称这个馆藏级别相当于加拿大两座最大的图书馆,单从收藏其作品的速度和数量而言,世华馆已经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

张敏副馆长接受薛忆沩先生赠书
薛忆沩的“脱口秀”金句迭出,又接地气,讲座就从他昨晚乘飞机回深圳后搭地铁的最新见闻切入。地铁上一对特殊的母女引起薛忆沩的注意:女儿是一位失明学生,而妈妈不但坦然自信,还充满慈爱地为她朗读《杀死一只知更鸟》。母女俩对作品的密切交流,特别是机灵的小盲女用手指轻抚书页,这种“阅读”的痴情和心灵的“光明”,令薛忆沩十分感动。
       回顾《深圳人》面世以来赢得的三种“待遇”,薛忆沩倍感惊喜和自豪:一是读者的欢迎。他收到许多西方普通读者热情的回应,有的称《深圳人》改变了自己对虚构文学的偏见,一位95岁的女邻居还以此为“圣诞礼物”寄给瑞典的朋友;二是同行的好评。目前已涌现十几篇关于《深圳人》的专业书评,将《深圳人》与乔伊斯的《都柏林人》相提并论,或与贝克特的风格进行比较,令薛忆沩深受鼓舞;三是媒体的重视。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制作了《深圳人》的专题节目,蒙特利尔最大的英文报纸以整版的篇幅刊登对薛忆沩的专访,加拿大最大的法语报纸甚至把他的访谈放在头版进行报道。对一部华文文学的翻译作品来说,这些反响是非常罕见的。
薛忆沩先生在世华馆讲座中

 

      《深圳人》能在西方文化界迅速崭露头角,实现“东成西就”,薛忆沩认为主要得益于三个方面的因素:一是具有普世的价值。《深圳人》的主角是大都市中的小人物,作品从个体的心灵透视全人类的命运,关注的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普遍问题;二是作家的积极参与。薛忆沩带着《深圳人》参加多个国际文学节,并应邀在各地图书馆举办文学讲座,而他对精神性话题的大胆参与和机智回应,有助于《深圳人》走近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;三是作家作品的幽默。薛忆沩戏称真正的“严肃文学”并不“严肃”,幽默是优秀文学的共性,能使读者产生强烈的共鸣。
      薛忆沩在作品翻译的过程中尽量“深度介入”,他发现这是一个充满智趣的学习机会,也深切感受到华文文学向外传播的曲折与艰辛。薛忆沩举例说明要真正把文学作品翻译成功,需要进行跨文化的交流与艺术上的磨合,他和翻译家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,如今才能同步推出《深圳人》的法译本、《白求恩的孩子们》的英译本、《空巢》的瑞典文本。而《深圳人》载誉归来,其中文版也即将在祖国重新出发。
      《暨南学报》文学编辑池雷鸣博士以四种维度的“跨界”,对薛忆沩的作品和讲座进行点评,分别是生活与文学的跨界、感性到理性的跨界、生活背景与写作场景的跨界、语言与文化的跨界,认为他的成功经验为华文文学如何走向世界提供了新的借鉴和启发。


出处:2017-06-27 来源:本中心

作者:佚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