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网上论坛

美国闽籍移民处境不同 有幸有不幸 (2006)

    非法移民话题持续全美成为媒体热点,加上频传执法单位采取行动逮捕包括华人在内的非法移民,美国境内1200万非法移民的命运让休斯敦地区的福建移民备感关切。据悉,闽籍移民不乏当年坐船偷渡来美,有的已通过政治庇护拿到合法身分,有的仍过着不能见光的日子。这些闽籍人士希望非法移民能够就地合法化,从此告别地鼠般的生活,过上稳定日子。
    来自福建长乐县的老陈,1989年在海上漂了20多天偷渡来美,到波士顿后辗转南迁休斯敦安顿下来。当时他付给蛇头2万美元还很“便宜”,他在餐馆当炒锅两年还完债。并用一胎化政策成功申请政治庇护,去年底终于拿到绿卡,最近首次回到阔别17年的大陆老家探亲。
    老陈表示,他算“幸运”的,不久前还买下一间餐厅,兼做别的生意,日子总算开始有了起色。他说,有些福建乡亲打几年工后还完蛇头的债,再存一笔钱让子女偷渡出来,如有更多的钱,最后让老婆出来,可以说一直过着“打工还债”的日子。有些福建乡亲来美国20年还没有身分,很多人只有待在餐馆里打黑工,没有第二条出路。
    来自福建连江县的小刘说,1992年他花了3万美元坐船偷渡来美,也用一胎化申请政治庇护。虽然政治庇护批准至今已经10年,但迄未拿到绿卡,仍然不敢回家乡。他现在从事餐厅建筑装修工作。
    据悉,如今偷渡费用也行情看涨,已从三、四万美元涨到五、六万元,因此偷渡客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还清债务。
    比起许多同乡花上几万美金、冒着生命危险辗转飘洋过海偷渡来美,也有闽籍人士只花100美元就实现了他的“美国梦”。这位来自福建仙泳县的34岁男子,以前在塞班岛做生意,在该岛拿到美国过境签证,在夏威夷过境时跳机滞留下来。他在餐厅打工,很快地与餐馆里的白人工友结婚,由于他的婚姻“货真价实”顺利拿到了合法身分。而且,这位闽籍人士很快就要升格做“美国人的爸爸”了,他和白人妻子的结晶再过三个月就要出生。
    老陈、小刘、“准美国人爸爸”,经历顺逆各有不同,但对于非法移民的处境感受则一致,那就是非法移民的日子过得非常辛苦。
    不过,这些闽籍人士对于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的看法却不同。“准美国人爸爸”,主张应该给予非法移民合法化,理由是“他们做的是很多人不愿意干的辛苦活儿”。他且认为,不用担心这些人合法化后不再干这些活儿,因为他们的英文能力有限,不可能去办公室做事,只能做这些苦力工作。合法化之后,他们想家就能够回家看看,而在美国的生活也能够稳定下来。基于解决“已在美国的非法移民”问题,他赞成美国在边界筑墙防堵非法移民。
    小刘也支持美国在边界筑围墙,他说,最痛苦的不是边境那边要偷渡过来的人,而是在已经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“他们的钱还没还完,就要面临被抓回去的威胁,他们已经付出很多代价!”“这些人像老鼠一样过着不能见光的生活。”小刘说,他的侄子花了6万美元偷渡费,在餐馆打工被老板欺负不敢讲,由于没有身分,如今坐飞机、开汽车都有困难,真的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。
    但是,老陈不赞成在边界筑围墙,认为偷渡客与合法移民不应有任何区别,他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乡亲能来美国,“大家到了美国,都一样要从头开始,没有区别。”不过他对参院法案的最终通过表示悲观,认为要让众院妥协很难。
    以留学生身分合法来美的闽籍同乡王俊雄也不赞成在边境筑围墙,但理由不同。他认为这是花冤枉钱,起不到实际作用,想偷渡的人总有办法来到美国。
    王俊雄目前任职德州政府,从事高速公路总体设计工作。他说,由于工程项目,他曾在高速公路施工现场与很多做建筑苦力的非法移民相处一年,“这些非法移民过的日子实在太辛苦了。”
他认为,美国应该让非法移民有更安稳的生活环境,而且很多工作也需要他们。当然这不能损害到合法移民的权利。
王俊雄指出,合法移民排期过长,他的妹妹是H1签证,申请绿卡三年了还没有一点消息,每年不得不重新延续工作签证。在解决非法移民问题的同时,美国应该维护合法移民的权利。
    众院去年12月通过严苛对待非法移民的法案,在全美引发大型游行抗议,休斯敦以西裔为主的移民也积极响应,却没有看到闽籍乡亲们的身影。既然大力支持非法移民合法化,为何当初不挺身而出?对此,几位当年偷渡来美的福建乡亲说,大家都忙着打工还债,那里有时间去游行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美国《世界日报》6月8日)

出处:美国《世界日报》6月8日

作者:佚名